全站搜索:
当前位置:主页 > 大红鹰高手论坛厂公式 >

1941年侵华日军在南京仿建的“靖国神社”70年后成了文保单位

出处:本站原创   发布时间:2022-08-07   您是第 位浏览者

  历史经历过这样的曲折:1941年,侵华日军仿照东京“靖国神社”的规制与格式,设计并修建了南京“神社”,抗战结束后,原国民政府将其改造为“中国抗战阵亡将士纪念堂”。解放后,“神社旧址”一直作为江苏省体育局和江苏省体育总会驻地。后来,其附属建筑大部分都陆续被拆除,只有两座主体建筑被保留了下来。2011年,这两座建筑被列入江苏省文物保护单位。也就是说,侵华日军70年前修建的“神社”,70年后成了江苏省级文保单位。

  像幽灵一样,总是阴魂不散。根据有关资料显示:在侵华战争期间,日军在中国的大地上建立过200多座“神社”。但我们要说的是,这些“神社”供奉的根本不是什么“神”,而是战犯。日本人最早也不叫它们“神社”,而是叫“招魂社”,最早是在东京,是在1869年由明治天皇下令创建的,目的是为了纪念戊辰战争中为恢复天皇权力而牺牲的军人。十年后的1879年,“东京招魂社”改名为“靖国神社”,此后由日本军方专门管理。

  这里面有两个非常有意思的现象:一是日本所说的“靖国”,出自《左传·僖公二十三年》的“吾以靖国也”,意为使国家安定。二是所谓“神”,来自于日本关于祭祀战死者的“御灵信仰”,指的是那些在现世因为权力斗争而遭受屠杀的死者的灵魂,很可能会怀着怨恨回来报复,现世之人出于恐惧,便为了消解怨恨而祭祀这些死者的灵魂。因为害怕死人回来报复,所以就把它们当成了“神”祭祀。

  值得一说的是,日本还在此基础上,“友好”地祭祀战死的敌人,并在“怨亲平等”的原则下不分敌我地一起祭祀。很显然,这种行为在日本并不具有悠久历史的传统,只不过是日本近代以后出现的新传统而已。这就是“靖国神社”了,1869年东京招魂社落成发展到今天,其中已经存放了接近250万名为日本战死者的灵位,其中有210万死于二战,包括14名二战甲级战犯和约2000名乙、丙级战犯的牌位。

  14位供奉在靖国神社经远东国际军事法庭审判的甲级战犯分别是:东条英机、土肥原贤二、松井石根、木村兵太郎、广田弘毅、坂垣征四郎、武藤章、松冈洋右、永野修身、白鸟敏夫、平沼骐一郎、小矶国昭、梅津美治郎、东乡茂德。这些人都是罪行累累的屠杀者,可以说他们的存在是日本的耻辱,是整个人类的耻辱。在这个过程中,人们已经很难看到,日本“友好”地祭祀“敌人”,而是“专一”地把战争牺牲者当作为天皇和国家献身的英灵而进行“慰灵”和“显彰”,使得新的战争牺牲者不断出现。并且,其角色被充分反映在了日本的小学修身教科书里。

  侵华日军在中国南京在南京仿建的“靖国神社”的想法,起源于日本“中国派遣军总司令部”。日本所谓的“中国派遣军”之名,起源于1939年,当年9月,随着侵华战争的扩大,日本大本营为了巩固其在中国占领区的统治、统一调配兵力,以及便于对国民政府施行政治谋略,命令组成“中国派遣军”,并以西尾寿造为总司令、板垣征四郎为总参谋长,设总司令部于南京。中国派遣军统辖华北方面军、第十一军、第十三军、第二十一军及第三飞行集团等,共有二十三个师团又十七个旅团,兵力八十五万。

  这支侵华日军在此前叫“华中派遣军”,为日本侵略军五个战略集团之一(日本国内的第一总军、第二总军;日本南方军、关东军、中国派遣军),当时,和其他侵华日军一样,都是日本派遣到中国关内的侵略军,自称“支那派遣军”。

  1937年“七七”事变后,日本政府决定向华北派遣日军。7月中旬,一个师团及两个独立混成旅团日军陆续开到华北,旋又增派三个师团,均编入日本原驻华北的中国驻屯军,除用以侵占平津外,还企图侵占整个华北地区。8月,日本参谋本部为扩大对中国的侵略,命令编组并向上海派遣“上海派遣军”;同时又向华北增兵,将中国驻屯军编组为“华北方面军”。11月,日本参谋本部为统一指挥入侵上海及其周围地区的作战,又编组“华中方面军”,将上海派遣军划归其管辖。1938年2月,日本大本营为统一指挥入侵华中地区的作战,命令编组“华中派遣军”,并撤销华中方面军和上海派遣军。

  1939年10月,日本“中国派遣军总司令部”在南京建立后,日军总部即着手建造“南京神社”,并仿照东京“靖国神社”的规制与格式,设计出南京这座“神社”。1940年2月,日方出动两个大队士兵动工建设“神社”。工程建造历时近两年,于1941年底基本建成。当时的设计者叫高见一郎,在1941年底基本建成后,又经历了从1942年到1944年两年时间的修建,才彻底竣工。

  在今天的资料上,人们可以看到,“神社”坐北面南,为砖木结构建筑,柱跗式台基、方形外廊柱、宽而矮的歇山顶、黑色瓦、杏黄色的墙壁、褐色的窗户,属于典型的日式和风风格建筑。更为详细一些的是:“神社”位于南京五台山现江苏省某单位大院内,黑片瓦、丹柱、飞檐、杏黄色墙壁,为典型的日本庙宇式平房。

  一些资料里还说:“神社”内还有两个宽敞的大厅。二战时,“神社”正殿两侧米黄色的厢房内建有一排排木制方格,存放侵华日军阵亡、病死者的骨灰,每个骨灰盒上写有死者的姓名、生卒年月、军衔等,还嵌有照片。“当时,日军在华东地区战死的官兵都会运到五台山附近的清凉山火葬场进行火化,骨灰则就近在五台山的神社进行临时的祭奠悼念,然后由轮船经长江水道入海运送回日本。”(《探访南京仅存二战时期的日本神社 现出租给公司办公》中国新闻网,2012-7-17)

  针对南京城内的“日本神社”,网友们提出的问题是:日军在这里犯下滔天罪行,为何还要保留?其实,这也是日本二战时发动对华侵略战争的有力罪证,保留它的遗迹很有历史和现实意义,不存在否定日军侵华战争罪行的问题。在这件事情上,需要的是人们多一些理智,保留更多旧址,看清日军侵华战争的历史原貌。

  在前面的文字里,我们说到过,在侵华战争期间,日军在中国的大地上建立过200多座“神社”,但这些“神社”大多都被破坏,通过网络,我们查到,在位于吉林市昌邑区杭州路27号的吉林儿童公园,也有一座日军侵华修建的“神社旧址”,不过因为国人对这类建筑的痛恨,日本投降后,它们几乎在一夜之间被毁。如今吉林保存下来的“神社”旧址,只剩下了一个水泥烛台,但依然是吉林市重点保护的历史遗址,被作为记录日本发动侵华战争的罪证,用以开展爱国主义教育。因此,历史需要人们正确看待与认识。

  南京城内的“日本神社”是日军当时在中国建立的最大的一座,抗战胜利后,原国民政府将其改造为“中国抗战阵亡将士纪念堂”,解放后一直作为江苏省体育局和江苏省体育总会驻地。目前,只有“神社”的两座主体建筑保留了下来,其余附属建筑大部分都被陆续拆除了。也许,正是因为历史不可以自制的原因,2011年这两座建筑才被列入江苏省文物保护单位。

  但我们想要说的是,既然保留它是为了“作为记录日本发动侵华战争的罪证”,就没有必要遮遮掩掩——曾经,两座建筑分别被冠以“五台山一号建筑-1”和“五台山一号建筑-2”的名称,当地老百姓将它们分别称为“大庙”和“小庙”——“大庙”是“五台山建筑-1号”,资料称目前是由江苏省建工集团第七建筑公司作为办公在使用;“小庙”是“体育局老同志之家”,在“大庙”的东南侧,距“大庙”约50米。它们以前是日本人发动侵华战争时安放战死官兵骨灰的地方。为什么要隐晦地用“1号”、“2号”为它们命名呢?让它们无所遮蔽、暴露天下,一定会更好地彰显当初保留它们的意义和目的——有时候,有些事被“隐”得久了,容易给人留下变味了的错觉。

  1937年12月南京沦陷后,侵华日军在华中派遣军司令松井石根和第6师团长谷寿夫指挥下,于南京及附近地区进行长达6周的有组织、有计划、有预谋的大屠杀和奸淫、放火、抢劫等血腥暴行。史称南京大屠杀,我大量平民及战俘被日军杀害,无数家庭支离破碎,我同胞超过30万人遇难。面对这起惨无人寰的历史事件,南京真是一座无须遮掩的城市。在这座城市里,我们要“文保”的单位,还有很多、很多。